Wild ”Garden

Everyday is a new start!
we don't know what will happens…
but just enjoy the show…

© Wild ”Garden | Powered by LOFTER

儿歌三首

浮生如梦'混沌初醒

Alex-:

(一)

那些即将成为永远的

是欢颜还是祭奠

那些无论如何都要摒弃的

是执着还是哀叹

你连说那是你平生的夙愿

因为过于忧虑 便生生断了这执念


(二)

为什么爱的越多 距离就越远

靠得越近 越是不欢而散

假意逢迎的欣喜和冷若冰霜的优待

独自抽烟或是隔空和某人狂欢

哪个才是真实的你

哪个才是你所爱的自己


(三)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颗种子

一开始它并不发芽 你拼命的去灌溉它

等它疯长的时候 你唯恐它太过茁壮和庞大

锄头 镰刀 还有一瓶「心灵杀」

原来毁灭远比比萌芽来的绝决和可怕

下一站

末日'下一站'未知

小文青的简约文字乐园:

早已习惯了城市的人潮拥挤

纷闹喧嚣不停息

看着别人匆匆的身影

体会他们忙碌的心

我好似一个旁观者

和他们的世界隔着一面镜


我坐上了一趟开往远方的列车

看着车窗外呼啸掠过的风景

昨日的你为我送行渐渐远去

空荡荡的车厢 空荡荡的座椅

我尽情地享受属于自己片刻的安宁


一个人的时候

总会不由自已地想起

某些时刻某些日子

那些年 那些事

静静地看着徘徊穿梭的过客

看着他们眼神透露着不确定

虽然茫然却充满向往和坚定

他们的下一站会是哪里

我的下一站又会是哪里


我想 下一站

我该试着追寻属于或不属于我的未知

而不是

习惯性地去找寻

早已沉淀在岁月里的过去


by yenson

写于十一月二十...

忘记了 便忘记了

流年远去''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一匹马赛克:

忘记了便忘记了
这轻飘飘的
就不剩下什么
是灵魂离我而去 
还是本无此物


本就远了
流走的时光
多么俗的词
却让人掉泪

这遥远的人生中
你我可都无恙
一换行便走完了
连回忆都未剩下

那是一段多美妙的时光

往日时光'人生最美的珍藏!

Lampa:

那是一段多美妙的时光
静静地逃离,静静地踩着单车
正是下午五点钟的光景
半抬着脑袋,半眯着双眼
前面是一轮初秋的太阳
阳光很嫩很温馨
还有很滑很甜的微风
像沐浴在爱人的微笑里

美妙的时光并没有因为几片雨丝而结束
但是
前路开始泥泞
眼镜也已模糊
头发湿了
衣服透了
路边的土狗
都躲回臭哄哄的窝里了

但那段时光就是那么美妙
如果不是那犹在滴水的头发
和全身的湿嗒嗒
真会怀疑那雨是否来过
透过叶隙
柔柔的阳光又重新披在身上
甩一下头发
回头瞬间
发现
一轮夕阳挂在车尾
在那摇曳的墨黑的树影之后

然后
又自信地转过脑袋
一头扎进黑暗里
开始另一段美妙的时光 

等待

井底之蛙'它究竟在等待什么?

浩嘉的诗歌:

在这个沉睡的黑夜的井底

我欲高歌似将亡之蛙

生命一汪死水

只有死水里星河听到

这哀悼多么浪漫且伟大


孤僻症受空房间束缚了

我把毛线全部织在门口

心里又忐忑  以纸糊窗

怕的是空气

带走了我的回忆


亲爱的人你在哪里

在什么时候会悄悄走近

我的心是空旷的田野

在满是围栏的呼吸里


我在此处唱孤独的歌等你

像等我的季节一样

漫长又安静

花容黄

山盟海誓'不过是敷衍人生的小把戏

小文青的简约文字乐园:

寒风骤雨 落花雨 花落一地

扶手弄琴 伤心曲 乏了身心


淡淡月光乘着夜色飘洒

梧桐树下 斑驳照映

那些时候的青梅竹马

幽幽往昔 深深铭刻

情难舍 欲罢还休

力竭声哑

留不住

近在眼前 忽隐忽现的他


百花齐放芳香弥漫

闲池阁 人孤单

缘分两字纠人心肠

叫人情何以堪


灯火辉煌 情意阑珊

厮守一生 寂寞相伴

无力吟唱

留得几声叹


花凋谢 娇容黄

昨日种种 恍然若梦

情消散 人不还

山盟海誓 天大的谎


by yenson

写于十一月二十九日晚 

冬之低吟

冬日里一抹小清新啊

之风:

仍旧是一个人走着

影子被季节湮没

初冬的冷雾中望不穿

遥远的远方

收集了很多的落叶

每一枚都不同

我相信他们有故事

惟有时间之眼

能解出谜底


冬天呢,太冷太硬

冬眠者厚厚的脂肪

以抵挡风雪的姿态

郑重其事地护住心房

任谁热切的眼光也凿不开

融不化这份冷漠

即使假寐,寒意四侵


渴望着一场风雪

寒风中肆意盛放

一棵树的纯净与美丽

我只是过客,置身

无边无尽的流浪之旅

无所谓归途或离开

只求片刻沉寂的思念

世界万物静默如斯

心中乍然开出一朵花


如果能遇到那个

不会流泪的雪人

孤独是它唱的歌

纯粹的动人的诗

我想给它一个拥抱

或者我该明白

它并不需要这苍白

世界中无力的慰藉


迷墙

荒谬的世界与迷乱的自我……

疯子躺着飞:

  不会说话的我住在说话城

我看着他们的嘴,声音被耳朵淹没,集结在喉咙,无声响,隐隐痛

他们看着我的嘴,反驳被礼貌拦住,等候在口中,听号令,随时冲

我费力挤出笑容,指着我的口摇摇头

他们懊丧着走了

一地吐沫,一地烟头

我回到家,对墙说:今天的事,莫名其妙。“

墙点了点头。

孤独的墙角

意味深长'想起我的父母'总有那么一天会到来'一个人玩味孤独'但愿它会晚点…

No Man's Land:

她杵在墙角玩弄孤独

看见你第一次过路

你诧异地盯着她

她便转而将眼神投向虚无


她杵在墙角玩弄孤独

看见你第二次过路

这回你只是无言地瞥她一眼

她垂头,右手将左手包覆


她杵在墙角玩弄孤独

看见你第三次过路

你昂首阔步地走了

留她声音在喉咙里凝固


她杵在墙角玩弄孤独

看见你又一次过路


“看看我,看看我,

⋯⋯看看我。”

求求你不要熟视无睹


她杵在墙角玩弄孤独

你的过路变成了她的啼哭

于是她离开了这条道

一个人搬进了坟墓


有朝一日,你在过路

发现路旁有个突兀的...